大切悲

大切な悲しみわ

3130315847
我的企鹅号,请来找我玩^ ^

710

しも

用铲下来的雪做雪人

忽然意识到一件不大不小的事: 其实我说我不想活,但有些时候,也许只一个小小的瞬间,一种短暂的快活,一种不正确的“天惠时刻”,我都是想要续命的。
我也是想要续命的。
就像明日香说,妈妈,原来您一直都在注视着我,妈妈,妈妈!

所以我真是太爱明日香了。

那不是一个正确的“天惠时刻”……但正因为它或多或少不正确,或多或少十分纯粹,它才是那样的“天惠时刻”……

令我沮丧的是我自身,以前发生的所有事,无论时光好坏; 我身边的同学,我的人际关系与我的学业。我以前说,不管怎么样,以前好时光,我们不能惩罚它们。它们毕竟是真的,不能这样对待。但是我没有办法对自己的好时光不惩罚,往往有时候,我觉得,好时光有错,坏时光有错,我有错,大家都有错。但是在我这世上没有引发雪崩。这不是雪崩,是纷飞大雪。早上七点,有人拿着铲雪锹出门。她要去往很远,所以在齐脖深的雪里一点点挪动。而大雪一直静静地下。

我不爱我同学,他们也不爱我。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和他们一起……这是一种非常巨大的漏洞,是我自身就有的小问题,但因为我的成长经历,它成为了病毒。很多时候我想解决这个问题,但这个问题往往更加严重。再后来我意识到其实社交自闭挺好的,某种意义上挺好的。在铲雪的道路上,没有两个人可以一起铲一条路。

我有时候很想要续命,简直太想了。糖果有很多,你喜欢的口味和不喜欢的口味。但是你没有办法选择,就像万圣节里,你去敲门,一定会有人给你健康麦片块。但是你能指责这个麦片块不好吗?你能指责给你麦片块的人不好吗?你走遍整条街,从头到尾,但只要有一个人给你甘草糖,你都会觉得这颗麦片块很好吃。如果你走遍整条街,大家纷纷递给你甘草糖,但只要有一人给你巧克力,你都会觉得快乐。我没有办法选择,给我甘草糖的人和麦片块的人和巧克力的人,大家都没有选择。

我想要被Essay和Issue赶到死……想要遇见讨厌的Professor,想要讲讲没有意思的Presentation,想要去大学。我没有吃过任何糖果,那么甘草糖对我也是一种奢侈,尽管,它不是一种好吃的糖果,但它毕竟是一种糖果。

我要求自己写一篇艾默里克和露琪亚的可爱文文出来,因为我快冻死了,我只能自割腿肉

没有这一对就算了,那我吃吃他和喵吧

喵美丽也很稀有,我佛了,万年冷圈体质,我要求三秒钟之内得到一个可爱热圈的安利名单T T

[尉狄]后来雪没有再下过


喜欢的写手太太经常写雪,自己本身也觉得雪十分适合他们两个,所以尝试了这篇云里雾里的拙劣小文。
您如果能喜欢就太好了^ ^

一百年了,尉迟真金还是一个人吃两份糖葫芦

@racycassie

:)想要单独发一条献给您!

谢谢您曾用真心认真待我,用精致俊丽(用我们这边话说小姑凉儿你这字儿真俊(zun)哪)的字去写下我拙劣小文的一部分。现在想起来也超级快活和感动。世上最难得是他人真心,谢谢您真诚地曾将心献给我,您真的太好了,永永远远热爱您。如果未来我们可以在某一个圈重逢,我真的、真的愿意与您继续一同啃cp吃粮,即使再冷。哪怕比天王星还要冷都可以。(重点)(并不是)

真实的我其实不值得您这样真心对待,我十分糟糕,是一个可悲的人,持续固执在自己的低谷里。我在情感上或多或少是一只怪物,或者说我也曾成为骑士讨伐过,但最终我被吃掉了。我也从不想无论有意或无意去折辱践踏他人的真心喜爱……因为我是这样的人,折辱他人情感不自知……但您的真心并没有让我觉得痛苦,我觉得您好温柔,我十分讨厌自己写出来的东西,但您让这种厌恶变得温柔,而且可以被消化掉了。

谢谢您真心待我!!我也好愿意真心待您。您快来给我安利cp呀,我们好可以继续一起啃一啃XD

大家都要好好生活

大家都有装腔作势过,认认真真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漂亮的小香水盒子,喷一喷,也许是好闻的第五大道

但实际上我们都知道,我们只有十几块,也许更便宜,更廉价

世上卑鄙的也不会只有你一个,一定一定谨记这点,然后要开心,要好好生活,要记住天才也有不能走的平凡人的道路。无视它是否含有安慰成分,也许它们从不是天秤,但这也证明你不会身处巨大残酷的命运中

你不会死在海上,你会死在养老院、家庭平房、工作岗位、学校窗外、你的浴室里。你不会遇见鲸鱼,也不会要去朋友老父亲的家里找到一副画。你不会制造一个好看的手风琴,也不会要到山下去,遇见一个冰冷冷尸体的朋友。你会死在各种地方,唯独不是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