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切悲

垃圾屎世界

3130315847
我的企鹅号,请来找我玩^ ^

710

しも

很多时候我都想抱着马桶哇哇大哭,哭到一定时候再对着它吐,因为我最近真的经常想吐,不知道是因为焦虑还是因为什么,总之我觉得我人生如果只能有一个好朋友,那就是马桶,我可以像马桶一样活着,真的


想写东西了,但是不知道搞哪个cp。有缘人点梗吧,我没吃过的也可以,你偷偷安利一下,或者我偷偷学习一下


后来你去扫落叶,但没有什么不像雨

如果你想一想,想到他望见叶子那一刻,那么你就会更爱自己的敌人一点点

想写ff1X设定的武士黄濑与忍者笠松的故事!!!


玩家性格的那种角色,然后这种设定就只是用来开车


车要开战损,笠松硬要装作自己游刃有余,结果下一秒就被深顶弄到说不出话


两个人互相了解彼此的职业习惯就只是因为,笠松曾经也是一个武士,黄濑曾经是一个忍者,两个人因为各自原因不得不选择了另一份工作


笠松选择当忍者是因为他在过去某一时刻忽然感受到武士道对其的迫害: 要忠要义,但这世上不可能事事都能用忠用义取舍,所以笠松果断放下武士刀,去成为一名忍者


黄濑…………黄濑就其实觉得武士这个身份更好工作一点(x

因为忍者毕竟不是真正非常光明的事业……黄濑有些厌倦这种情绪,放下双刀,拿起武士刀,开始选择守护他人的生命安全


这样那些人就可以给他钱


不要以为是什么正大光明的原因(喂


他是一个类似于现在这种雇佣保镖这样的,给钱就能做事,隶属于一个现在叫保镖集团的那种东西(


很多人都有吐槽过: 可是黄濑更像一个忍者/笠松桑才很有武士道精神吧?


之后就是日常呀之类的,两个人因为工作缘故常常能见一面。一开始彼此对彼此都非常刻薄与苛刻,常用不脏的尖锐话语怼人心思。再后来,两人恍惚明白对方与自己同样,并无不同。即使笠松的双刀会划开他喉咙,或者客户的喉咙,是他曾最痛恨的人,但他仍然会思考笠松望见一片叶子的情形


这对笠松而言也是一样的。黄濑于他,不仅仅是敌对的人,更是一个也的确活着的人。他们都一样凝固在这里,为一点点他们其实一点儿也不关心的事争执不休,翻来覆去地挣扎,像水溅进油中。他们后来常常与对方一起喝清酒,同彼此谈论些闲言琐事。笠松偶尔会带来些糯米团子,黄濑就请下今夜的酒。他们也只有这时才会想起彼此望见一片叶子或一朵花的情形。

抬一下头,想起一些往事,看到一只球球猫。风刮过去,擦过后颈的短发。忽然不分古往今来,大家通通都作为人活着,不再作为符号。也不是敌人或友伴。

只有这夜才能准确无误的认知到彼此是活人的事情。今夜过去就不再会了,今夜过去了。


核心还是要开车。结局大抵不怎么重要,就是想看他俩穿ff1x的忍者和武士满级校服搞一下……我泪。


后来哭起来,觉得世界温柔的像一摊死水。


偷偷画得 @阿浙zzZ 家的美丽章鱼oc……!!!

实在不会画画,但是又好喜欢老师的oc设定和画风,只好,只好,只好……!!!!(爆发

先和您说对不起!实在太冒昧了!但就是想说 老师家的小章鱼小乌贼,都很有一种“这就是我们!”的独特感。松也各自有可爱之处,您在画画真是太好啦。

好了,我要回家种地搞黄笠了


虽说本命cp我从来都写不好,想表达的特别多,乱糟糟的,一张口就想哭,但我还是要回去搞了


我要 种地了!!!


用铲下来的雪做雪人

忽然意识到一件不大不小的事: 其实我说我不想活,但有些时候,也许只一个小小的瞬间,一种短暂的快活,一种不正确的“天惠时刻”,我都是想要续命的。
我也是想要续命的。
就像明日香说,妈妈,原来您一直都在注视着我,妈妈,妈妈!

所以我真是太爱明日香了。

那不是一个正确的“天惠时刻”……但正因为它或多或少不正确,或多或少十分纯粹,它才是那样的“天惠时刻”……

令我沮丧的是我自身,以前发生的所有事,无论时光好坏; 我身边的同学,我的人际关系与我的学业。我以前说,不管怎么样,以前好时光,我们不能惩罚它们。它们毕竟是真的,不能这样对待。但是我没有办法对自己的好时光不惩罚,往往有时候,我觉得,好时光有错,坏时光有错,我有错,大家都有错。但是在我这世上没有引发雪崩。这不是雪崩,是纷飞大雪。早上七点,有人拿着铲雪锹出门。她要去往很远,所以在齐脖深的雪里一点点挪动。而大雪一直静静地下。

我不爱我同学,他们也不爱我。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和他们一起……这是一种非常巨大的漏洞,是我自身就有的小问题,但因为我的成长经历,它成为了病毒。很多时候我想解决这个问题,但这个问题往往更加严重。再后来我意识到其实社交自闭挺好的,某种意义上挺好的。在铲雪的道路上,没有两个人可以一起铲一条路。

我有时候很想要续命,简直太想了。糖果有很多,你喜欢的口味和不喜欢的口味。但是你没有办法选择,就像万圣节里,你去敲门,一定会有人给你健康麦片块。但是你能指责这个麦片块不好吗?你能指责给你麦片块的人不好吗?你走遍整条街,从头到尾,但只要有一个人给你甘草糖,你都会觉得这颗麦片块很好吃。如果你走遍整条街,大家纷纷递给你甘草糖,但只要有一人给你巧克力,你都会觉得快乐。我没有办法选择,给我甘草糖的人和麦片块的人和巧克力的人,大家都没有选择。

我想要被Essay和Issue赶到死……想要遇见讨厌的Professor,想要讲讲没有意思的Presentation,想要去大学。我没有吃过任何糖果,那么甘草糖对我也是一种奢侈,尽管,它不是一种好吃的糖果,但它毕竟是一种糖果。

我要求自己写一篇艾默里克和露琪亚的可爱文文出来,因为我快冻死了,我只能自割腿肉

没有这一对就算了,那我吃吃他和喵吧

喵美丽也很稀有,我佛了,万年冷圈体质,我要求三秒钟之内得到一个可爱热圈的安利名单T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