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切悲

垃圾屎世界

3130315847
我的企鹅号,请来找我玩^ ^

710

しも

简要说一下我的写文习惯和速度防止大家以为我去乖乖偷懒了!

是这样的!首先很认真道歉!我写文太慢了而且质量不高,还经常写一些不知所谓的东西,总说废话……认真道歉。

然后,我要开始认真为自己辩解!(不是

我是个因为痛苦而写东西、又因为写东西更痛苦的那一类写手(真的有这个矛盾的类别吗),我自己本身的阅读量和能力以及天赋,尤其是——努力这一层面,是远远不能够让我每四五天一篇,甚至一天一篇的更新的。其实我也非常希望能像很多我喜欢的太太一样,能够每天都写出精彩又好的事物,但是实际上写文对大家而言,其实都非常难,我也觉得好难!这是一座很高很宏伟的山,大家都拼命按照自己的方式往上爬。不论是骑雪豹,骑岩羊,还是飞着、跑着、趴着,懒懒散散慢慢走的,躺在原地的……其实大家都很辛苦,远远望去,这座山上的人们都非常惨烈……在这过程中,大家或多或少都会拥有一些惨烈的感受与经历,这些东西会为写手们带来痛苦,带来很深的绝望,甚至于思索自己的天赋与能力。但在思索过后,不会有任何人放弃,这是一种很强的悟性与韧性,能坚持下来的一定都是很niubility的斗士,大家在与强大的不可控力奋斗!
但是,实际上,的确不会有多少人走到山顶,也的确会有人站在山顶之上,甚至于有些人会飞上天去……靠努力真的很难活!世界上,努力和奋斗确实可以撼动一些东西,感动一些事物,但是并不是这些能够决定全部的一切……但是要我是说,管它的呢,大家全部都认真的在努力,光靠这一点,很多人就可以得到梦寐以求的幸福。

但是一些人会因为没有天赋而剧烈痛苦。其实天赋并不能够决定什么这句话实在是快要被用烂了。大家都知道有这种东西存在,若想以巨大强烈的姿态用力量将人们驯服,这种东西是必不可少的。它不是灵感,它存在于一个诡异的、令人无法琢磨的地带之中。但大家都缄默不语,在这种平凡中存在的痛苦里构建出一个欢快具有想象力的咒语……这个咒语能为很多人带来幸福,就像加缪承认世界和人类的存在无意义,却能够在他的描写中看到大量美丽的场景描写(顺带一提,看了之后幸福感爆棚)一样——我们都坚信努力可以把我们送到很多地方去。有些人认清自己模样,接受自己努力过奋斗过的事实,像搬饮水机的麦克,即使没有砸破窗子,他也“起码试过了”。
但是,有一些人认清自己模样,却又不肯甘于这种结束。我觉得,能给你提供的最好的抚慰就是: 你求而不得这种天赋,因为这种挣扎痛苦,这也算得到一些东西,而这些东西如果可以表达出来,或许也不失为一种你可以表达的东西。或许,这种独一无二的痛苦可以帮助你获得一些旁人没有的东西与感受。这大概是一种解决办法。人最后最极致的快乐是痛苦。

但我并不是要说想要写出力量强大的文就需要痛苦……幸福和快乐同样能。

其实,全世界人的痛苦都一样,大家的悲哀皆同等,但并不代表就要以自己磕到小脚趾的疼痛去体会一箭穿心的痛苦(不是这样的),也并不是说失恋就可以与丧国之痛一并而论。而是说,正因为我们体会到的痛苦都一样 所以才更要很好的体谅对方的痛苦。写手和写手之间实在太可以明白对方的悲哀了……

写文真的是件难事!对大家来说都如此,对我也相同。我并不想说我自己写文经历什么,要体会到什么,在这里获得了什么。我只是想说,我写文真的很慢、很慢、很慢。因为懒,好吃懒做,每天只想快快活活死一下,人生OVER,大概一天可以写一百字,这已经是很强大的极限了(住口无耻之徒)!我想写的东西好多好多啊,可是我的能力不足以去把它们写出来,精确地表达给大家,这使我感到挫败。我自己真的很讨厌它们,但它们毕竟是我写出来的东西,是小砖块。它们叠加起来,告诉我,你看你已经走了这么多了!有它们在,作为一种基础,才得以让人逐步高升。
这就是我为自己的辩解,请大家不要以为我在不务正业,因为我真的在不务正业……但不代表我对待它们不认真,我真的非常认真,只是,我写不出来……

(当然还是要打算翻脸不认人翻脸不认账的,不会有谁杀父娶母还不想自杀的)

总之谢谢您愿意看完这些屁话!谢谢您。

评论(2)

热度(7)